发布文章

怎么培养孩子的领导力

2018-08-15 领导力培训

  强大,不是为了让世界与自己为敌,周日下午,我去画室接犇犇。只见一个早到的妈妈正在斥责一个黝黑壮实的四年级男孩,男孩前几天打了她的孩子。这位妈妈说,你也不想想,你打过多少同学了,多少家长都找过你爸了……场面好不让人尴尬。

  下了楼,我对犇犇说:“那位哥哥也学跆拳道,只是爱打小朋友。学跆拳道让自己变得更强,不是为了让所有人都与自己为敌,而是……”“而是要保护自己的团队。”孩子抢过我的话头,本想再次嘱咐他即使保护团队也要首先使用智慧,武力只能用于不得已之时,可我不想扫他的兴,毕竟在他小小的心里,已经开始装着他的小团体。

  7岁孩子的“跑男团”

  犇犇七岁,小学一年级,在他的学校,他有他的民间团体——属于他们的“跑男团”。

  他是队长小猎豹郑恺(擅自更换队长),冯李卓是副队长邓超,蔡永红是李晨、郭雅婷是baby……谁力气大、谁擅长跑、谁胆小、谁滑溜,他似乎也都清楚。

  接他放学时,他都是一边向我叙述他们这一天的跑男战况,一边从兜里掏出他的小纸片,上边记录着他们那天团队里的战斗情况和out结果。有时独自在家时,他也会用它的磁力棒或者积木,想象着他的队友们,模仿着跑男组织着游戏,并做好每个人的比赛记录登记。

  有些字他还不会写,要么写个同音字代替,要么标注着拼音,那一张张只有孩子才能看懂的纸片(犇爸说那些近似玛雅文字)记载的都是他的团队或真实或想象的战斗历程。

  犇犇的“玛雅文字”

  自从发现犇犇组建了他自己的小团队后,我和犇爸就再也没有阻止过他“复习”跑男,甚至有时会陪他看上一会儿,偶尔会引导他去长按游戏的设置,长按团队合作的精神。因为我们知道,他从这个节目里获取的已经不止是娱乐,更多的是他的小小心灵对团体的向往。

  当一个孩子(其实何止是犇犇,谁的童年不是如此)能在老师操纵的教室之外,还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快乐团体,是一件多么让人欣喜的事情,做父母的我们,理应支持他,引导他,帮助他,鼓励他!

  父母更要创建属于自己的团体

  所幸,我和犇爸也有自己的团体——我们的研究会、我们的读写社。

  说来有趣,自从拥有了这个团体,我越来越喜欢外出。每次外出,总会收获许多感慨,感到自己的渺小,看到世界上原来还有那么多奋斗不息始终怀有梦想的人,总会庆幸我能认识他们,并且和他们成为跨越时空、跨越年龄、相依相伴前行的战友。

  经历了这么些年来的单打独斗之后,能够有一群人一起奋斗,真是幸运。

  记得去年去参加高考阅卷,我在作文组。分组后,我首先将几大组的人员名单都过了一遍,找到里边的会员朋友们,去和他们一一相识。有些朋友,我们从不曾见,更多的我们也只有过一面之缘,在和每一位朋友握手言谈时,大家都如旧友重逢,又是欢喜又是感动又是温暖。

  对,就是温暖。这种温暖不正是孩子们在团体中感受到的温暖吗?如果我们不曾拥有,我们怎么和孩子分享,我们又怎么能给孩子更多的鼓励和指导呢?

  父母的生活广度决定孩子的成长高度

  大概两年前,曾看过一篇文章《教师为什么培养不出优秀的孩子》。其中谈到,教师会因为长期处于单一封闭的校园,限制了自己和孩子的活动范围,让自己孩子的视野相对狭窄,不敢冒险、安于稳定。那时看了深深震撼,毕竟,这是事实。但是想一想,何止是教师?除了极少数的成功人士外,多少小职员不都有着与此相类似,甚至更糟糕的育子困境吗?

  正是这种震撼让我和犇犇爸爸勇敢地迈出自己的小圈子,用行动告诉他,谁都可以走出自己狭隘的空间,拥有一片更广阔的天地。

  不错,父母的生活广度,决定孩子的成功高度。如果父母从不曾拥有一个团体,我们又怎么能培养出一个领导力型的孩子?所以,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团体。毕竟,在一份职业之外,我们更需要一份事业。

上一篇:国外高中学校是怎么培养学生的领导力 下一篇:领导力培训学习心得体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