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44岁开始以现代舞作为职业

2018-07-17 现代舞

  尽管在内地已经呆了将近10年,中国香港人张月娥(Karen Cheung)的普通话还是带有明显的“香港腔”,这位看上去精干、职业的女士手中运作着两大舞蹈节:广东现代舞周、北京舞蹈双周。在这之前,她担任广州现代舞团行政总监。2004年进入广州现代舞团之前,张月娥在香港当着按部就班的白领,业余时间跳自己喜欢的舞蹈。在她将近40岁的时候,张月娥辞去了白领的工作,到荷兰攻读视觉文化研究方面的硕士,“随后,各种机缘巧合进入了广州现代舞团,我从来没想过,绕了一大圈,我会以这姿态重新进入舞蹈圈,这十来年,我渐渐相信,把兴趣作为工作没那么糟糕,事实上,这种感觉挺不错的。”

  【快问快答】

  K:你对舞蹈的兴趣来自哪里?

  Z: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喜欢跳,然后就学。老师也觉得我挺有天赋的,就一直坚持下来了。其实,家里人一直不太同意我学跳舞。比如我大姐,当年她是最反对的一个,后来,也是我大姐,总是看我的演出。

  K:你现在还坚持下班后跳舞吗?

  Z:现在工作很忙,另外,年纪也大了,不怎么跳舞了。但是在我真的很累的时候,我就会放下工作去舞团的培训部上一堂课,让身体彻底放松一下。其实,每次,我进教室,都会很开心。我喜欢到排练厅去看排练,跟舞者聊天,这是我最好的享受。

  K: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好吗?我指把工作和生活完全混在一起,把对现代舞的兴趣完全融入到工作中?

  Z:我现在觉得还好,因为对于现代舞来说,总有新的东西,这样我的生活和工作也总有新的东西。

  K:最近你在忙北京舞蹈双周,能不能推荐几部将要演出的作品?

  Z:这次的舞蹈双周,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新面孔出现在大家面前。从节目来说,以色列的《开启源代码》,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和挪威编舞家合作的《野鸭·女孩》以及德国吉森舞蹈团的《麦克白》等都非常不错。

  【X档案】

  张月娥——将现代舞作为终身兴趣

  她曾是一个业余舞者,过着白天白领晚上跳舞的双面生活。后来,她将兴趣变成了工作,成了广州现代舞团的行政总监,如今,她也是北京舞蹈双周节目总监。

  做过设计做过工程贸易

  也一直没间断过跳舞

  张月娥说,她对舞蹈,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。高中的时候,她就把家里给她去报名参加小提琴培训班的钱拿去学了舞蹈,而且学得很不错,老师推荐她到北京继续学习舞蹈。忐忑不安的张月娥回家跟父母以及兄弟姐妹说,却遭到了他们的一致反对,惊诧之余,大哥大姐轮流来劝她:舞蹈不能作为一种职业!张月娥没有坚持专业学舞蹈,但是她也没有放弃舞蹈。

  大学毕业后,张月娥成了一位公司白领,她做过设计也做过工程贸易,工作换了几个,但是跳舞一直没间断过。业余时间,她加入了香港的民间舞蹈组织东南亚舞蹈团,这个舞团主要跳一些东南亚的民间舞蹈。她白天工作,晚上到舞团练舞。“我们这个业余舞团在香港还有些名气,还曾经到菲律宾、马来西亚演出。”这一跳就是十几年,张月娥说那时候白天上班,晚上像换了一个人,做她最有兴趣的事:“舞团没有什么资金来源,没钱请人来管理,所以整个舞团的运营也都是我们自己,我也参加了组委会,大家都很自觉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来打理舞团的事务,一点都不觉得累。”

  渐渐的,张月娥感到了疲惫:“当时的工作对我来说只是赚取生活的工具,在经济上能够照顾自己是基本的责任,然后才能谈自己的爱好和理想。年复一年地工作,责任越来越重,可是在商业的角度,最终只是追求更高的营业额,我很快感觉疲惫。所以毅然把房子卖掉,带着那些年存下来的钱到外面走一走。”她于是选择去荷兰,那是一个她喜欢的国度。这4年,是张月娥非常放松的4年,她学荷兰文,学专业课程,到处旅游,感受生活,她教当地的荷兰人中国的书法和画画。

  当时很犹豫

  兴趣变工作会不会很痛苦

  张月娥的毕业论文是关于香港现代舞的发展,“因为这块我最熟悉,也有兴趣。”也正是因为这篇论文,张月娥开始了她新的冒险。

  44岁,对于很多人来说,应该是事业有成的年纪了。而对于张月娥来说,44岁,只是另一段事业的启程。因为写论文,张月娥联系到了带着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在巴黎演出的曹诚渊。曹诚渊被称为“中国现代舞之父”,出生于香港一个商人世家,后来又担任广东现代舞团的艺术总监……张月娥采访了曹诚渊,完成了她的毕业论文。回到香港之后,张月娥把论文送给曹诚渊看,曹诚渊向她发出了邀请:到广州现代舞团工作。

  张月娥当时并没有仔细想过自己毕业之后要做什么,她很犹豫,舞蹈一直是自己的兴趣,她一直把兴趣和自己从事的工作分得清清楚楚,如果非得把舞蹈和工作结合在一起,那会不会很痛苦?“当时朋友们都跟我说,能够把兴趣和工作结合在一起,那是最梦寐以求的事,而我还是犹豫。”张月娥后来去广州看了一次,才下定了决心,试一试,总不会错。

  一试就是10年,张月娥可谓是如鱼得水。她担任广州现代舞团的行政总监,现在又运作着舞蹈节。“我的工作范围很广泛,节目监制、舞团的国际关系、剧场、舞团的运营等等,但是,我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。”

  现代舞没有好坏

  就把自己交给艺术家

  和现代舞的交集已经有三十来年,张月娥说,她最喜欢现代舞的地方是现代舞很开放,很难去定义,看完这一场再去看另外一场,永远预计不到会有怎么样的效果,所以,每一次演出对观众来说,都是惊喜。张月娥说,现在广州现代舞团的小剧场里,时常有现代舞上演,观众的表现非常“赞”,提高也非常快,“现代舞不像话剧那样是有故事的,看现代舞,最重要是放开自己的思维,把自己交给艺术家,让他们来告诉自己发生的一切,我喜欢现代舞的整个过程,感觉每一次都是全新的。”

  2005年开始,张月娥参与广东现代舞周,又运作北京现代舞周(去年开始改成北京现代舞双周),“我们邀请国外好的现代舞团来国内演出,同时,我们也给本地的艺术家提供资金,让他们排练,也让他们有场地可以演出。我自己的感觉是,这些年,国内喜欢跳舞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对现代舞的热情也越来越高。”

  如今的张月娥,已经许久不跳舞,“年纪大了,身体能力差了”,但是舞蹈仍然是她最好的放松,“即便是肉体去不了,精神肯定在,让更多的人跳舞也许是更大的享受。”

上一篇:现代舞的起源解析 下一篇:现代舞知识特点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