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写故乡的抒情散文:故乡的山

2018-01-08 抒情散文

  我的家乡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,可是我永远着它,始终梦绕魂牵。那里有一条层层叠叠非常美丽的山脉, 春天,万物复苏,新绿绵延。后,小草吐绿,野花绽放,你会发现漫山遍绿茸茸的,好像色彩缤纷的地毯,白白的雾气朦朦胧胧,飘飘渺渺,从高矮不一绿油油的山头缓缓升起的时候,你会顿时觉得步入了仙境.

  记忆中的大湾梁、小湾梁、还南堡子都是多么的亲切而熟悉。小时候,星期天或放学后,约上玩伴,背上背斗,提上篓篓,上山割草、挖野菜、放牛的时候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爬上大梁湾顶的一颗大酸梨树,摘上些酸梨吃,是最美不过的事了。这棵梨树像勇士一样,不管是炎炎烈日,还是狂风暴雨,电闪雷鸣,它都不屈不挠的守护在这儿。树体很大,枝繁叶茂,远远望去像一把大伞,圆而又圆,所以,顾明思义,乡亲们祖祖辈辈都叫她“圆树”。

  沿着小梁湾、大梁湾向前行走不远就是南堡子,南堡子是一个比较大而历史悠久的古迹,四面由土墙围成,里面有几棵小树,给南堡子增添了几分神秘气息,堡墙不知经受了多少个春夏秋冬的洗礼与打磨,在风砍雨削中依然聆听着家乡人们的喜怒哀乐。站在南堡子边上看大湾里,层层宛如画卷的梯田,父辈们在这贫瘠的田地里浑汗如雨、辛勤劳作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身影依然历历在目!耕地拉车,吆喝牲口的声音,娃娃们唱儿歌,壮年们边劳作边喊二进宫的欢快声在湾里此起彼伏,交织成了丰收的交响乐。 然而,苦中生乐,乐中生悲,不由眼前好像恍惚着母亲饱经沧桑的身影在烈日下劳作,一阵阵酸楚袭上心头,泪水湿润了双眼。岁月无情,物是人非。

  坑坑洼洼,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拉麦,送粪时担惊受怕的情景依然浮现眼前。往年耕种,收获季节的大湾、小湾是多么的热闹非凡,如今,到处杂草丛生,一片荒凉,唯有多年前载种的小槐树现已长成一颗颗大树,像一道道岗哨,阵阵微风吹来,树叶哗哗作响,好像在给他远游归来的孩子倾诉她的愁断柔肠与孤独寂寞。 回过神来,又看到对面两座葱郁苍远,巍峨绵延形似狮子的山:庙子瓦,猴家梁,它两像一对恩爱的夫妻,不离不弃,日日夜夜,默默无闻地守望着家乡父老乡亲们的酸甜苦辣与悲欢离合。

  看云卷云舒,月缺月圆,回想着家乡的山山水水,花花草草,回味着家乡野果的美味,(美子,马鹿鹿,剪子,石枣,牛捏捏……)虽然涩的直流口水,眼睛眯成一字,但它更比贵果名瓜好吃。家乡的的山美而秀,家乡的水甘而甜,家乡的人可亲而可敬,家乡的一切令人回味无穷,留恋忘返,家乡的奇山美景,滋养出奇特的人文优势。 而今,经济社会步伐的加快,学生与青壮年不得不背起行囊,如浪潮般涌向城市的各个学校和大街小巷涌去,原本生机勃勃的的乡村变得宁静而冷清。但是,峰回路转,将在不久就会迎来换发新韵的良机,成了大象天水,西秦古镇旅游之圣地。不管旧貌还是新貌,我都爱你仙山圣村安静而美丽,爱你的奇山异景,灵山秀水。

  张旦英, 女 ,70后 ,文学爱好者, 天水秦州区秦岭镇斜坡村人。


  【本文作者:张旦英。(公众号:拾穗cornfield)】

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
上一篇:怀念母亲的抒情散文:母亲的呼唤 下一篇:写秋景的抒情散文精选:秋韵
[抒情散文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