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关于叙事的优秀抒情散文:理发

2018-01-09 抒情散文

  理发(一)

  我竟成了父亲的专业理发师!我骄傲!

  父亲是五零后,经历了“五八”年的饥荒,经历过那一代人经历过的所有苦日子,因此对自己很“吝啬”。 尤其在自己的穿衣打扮上。譬如,关乎他形象的“理发”。

  年少不省事,但记性好。总记得父亲一旦头发长了,就会去找我的“满银”叔推头,回来之后总觉得他的样子怪怪的,那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不见了,头顶着一层层的“梯田”回来,母亲总会拉着脸说“她满银叔”的推头技术太差,怎么又把你的头发当地耕了,一层一层,远看着比咱的梯田地还齐整……父亲用手摸着自己的新发型,乐呵呵的自嘲,你看多好,我有这么多梯田地,饿不着了……

  后来,不知是满银叔给了父亲脸色还是他经济宽裕了,干脆自己置办了一把手动的理发剪。村里的那些二舅三爸,就找父亲给他们理发,他们大都要求不高,只要让头发变短就行了,我看着父亲给他们推头,然后他们其中的一个再给父亲推,越看越觉得是把大机器开进了麦田,缕缕头发在大剪子下纷纷倒下、落地,黑的,黑白花的,雪一样的……他们留下了头顶的重负,轻松的笑容便挂在眼角,挂在嘴上的一明一暗的凤壶牌纸烟上,最后冒成了一个一个圈的,消散在空气中……

  父亲和二舅三爸们一同老了,眼花了,我强烈要求他去理发店里拾掇头发,毕竟人家是专业的,会造型的。父亲嫌贵,竟要求我做他的理发师,还给我仔细的讲解了手动理发剪的使用方法,也许从小耳濡目染,我拿着这个新鲜玩意儿,有小刀初试的冲动……

  我左手执着梳子,右手紧握理发剪,像驾驭收割机一样把大机器开进了父亲的头发,这剪子还真难操作,右手开剪的频率必须得快,不然头发会卡到剪刃里面,剪刃就会把夹住的头发死死咬住……有好几次我都觉得把父亲的头皮卡疼了,立即停下来,用手摸摸……问问他疼不疼,父亲笑着说:“我的女儿给我理发,还疼嘛!”

  一年又一年,我历练成了父亲的专业理发师。我会细致的做好准备工作,先找来一块塑料布,围在他的脖子,为他护好衣服,再轻轻梳理那日渐花白的头发,有时觉得此刻是我最幸福的时候,因为父亲向来对我很严厉,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好好的拥抱过我的父亲,哪怕一个小小的亲昵的动作都没有,现在可以乘着理发的机会,轻轻抚摸父亲那被岁月腐蚀的白发,佝偻的背,不再挺拔的肩,说着平日不敢说的话“老爸,你的白发又多了……”“老爸,你的鬓角全白了,少操点心”“老爸,你的头顶都亮出来了,对自己好点……”。有时突然会莫名的感伤,父亲已年近花甲,那缕缕青丝早已被岁月的霜花覆盖,鬓角那片雪一样的一定是为我,为我的兄弟姐妹,头顶稀疏的那一片一定是为他的几亩果树,几分菜园,那么哪一丝是为他自己呢?任我怎样用心的梳理,也理不去岁月的痕迹……我会轻轻的用手摸摸父亲的脖子,一遍又一遍检查他身上的碎头发是否捡拾干净,有时忍不住想说“老爸,我是多么的你”,可不知怎么,总说不出口……父亲也很享受他最疼爱的小女儿给他理发的当儿,静静的坐着,什么也不说,有时耳朵被理发师剪破了竟没有疼痛的反应,有时会打起盹儿,甚至打起呼噜,有时会有一句没一句的说“下次你再回家了我的头发又长了”……

  我学会了理“板寸”,理“毛寸” ,理“分头”,理“平头”。我越来越爱这个“理发师”的头衔,我梦想有一把魔法剪刀,理去父亲渐白的头发,留住他的岁月不老,理去他的疲惫,还可以乘机捶捶他的背,捏捏他的肩,说说不敢说的对他的爱……

  如今,离家远了,忙于生活的琐事,偶尔路过理发店,才猛然想起父亲的头发可能很长了,他一定又等着他的专业理发师呢!该回一趟家了……

  >>>下一页更多精彩“理发”

上一篇:怀念父亲的抒情散文精选:父亲 下一篇:写秋景的抒情散文:秋天随想
[抒情散文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