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致敬八一散文

2018-08-02 淑暖 散文精选

  即将的八一,有一个让我无比兴奋和激动的季节。在这个心扉敞开的是很,我又一次为自己的军人情结打了一个美好的回忆包裹。

  我一参加工作就被分配到一个准军事单位,该单位过去是一律穿军装的,只是我到的前几年,刚刚改为不穿军装的军事单位。但是她还保留着部队番号,并且一切习惯和作风仍然保持着军队的原样。比如仍然以军号声为作息指令,从早上起床号、出操、开饭、上班、下班、休息……一直到晚上的熄灯号,一个不落还是军营原样。宿舍不叫宿舍,而叫“营房”,家具不叫家具叫“营具”,小卖部叫“军人服务社”,球场叫“操场”,就连吃饭也是和军人一样在几个大食堂,十人一桌有菜有汤敞开肚子吃!每到八一照样联欢会餐,热闹一天。就是在工作中,也是保留着军队逐级下达命令的指挥方式,下级绝对服从,必须完成任务,来不得半点含糊和任何的讨价还价!

  起初我很不适应,毕竟没有受过一天军人训练。就是行走坐卧都让我的指导员(这也是保留下来的军队编制)看着不顺眼,总是说我:“你那点像一个军人?!”是啊,我就不是军人嘛!可他决不放过我,天天早上叫我早起“出操”,从训练我的立正、稍息、向左向右转、齐步走、跑步甚至坐小马扎的姿势一一教起,光学会标准的军人敬礼就用了三天!好郁闷啊!那时他们脱了军装以后就再也不集体出操了,虽然大部分人仍然天天早起锻炼,但都是志愿和随意的,想起就起,想练什么就练什么,打篮球、踢足球、单双杠跳马随便玩。就是我一个,让指导员像训新兵蛋子一样天天“操练”!溜溜“单个教练”了我一个月,他才松了口气说:“这还差不多,我手下的兵就得像个兵样!以后你就可以自己训练了,别忘了,听到起床号立即起床!”妈呀!还得早起啊?没办法,还是照样“闻号起舞”,不过不用再跟着他走正步了,自己围着操场跑两圈就可以和别人一样打球、踢球、单杠、吊环、爬杆随我玩了,好不痛快!可就是因为这段“强化训练”在我半年后回家探亲时,家里人和同学们都说我精神了许多,真有点军人风采了呢!也正是因此,我一生几乎不会睡懒觉,天天都是不用闹钟也早早就醒了,醒了就再也睡不着,必须起床。有时晚上睡得很晚,早上想睡个懒觉补补瞌睡,可哪怕三四点才睡,六点钟准醒,蒙头再睡?不可能,大脑小脑都异常兴奋,怎么睡?好像那个指导员在我的脑子里装上了永久的自动起床号一样,烦人一辈子!我不知道真正的军人是否和我一样,把起床号装在脑子里一辈子,反正我已经习惯甚至骄傲自己有这个“军人陋习(夫人语)”!

  除了个人生活习惯,在工作和同志间的交往上,也保留着部队的优良传统。工作中交给你的任务必须按时保质保量完成,除非有非常特殊的情况,否则,不用上级批评和同志们“帮助”,你自己就觉得对不起自己。这个习惯也是让我终身受益的“军人陋习”之一,为这个也没有少挨夫人埋怨。在同志们的相互交往中一般都能坦诚相对,有什么意见就采取“谈谈心”的办法“交换一下思想”,一般都能解决问题。再不行就向“组织”汇报,或找“第三者”进行沟通,没有解决不了的矛盾。同志之间的关心护,互相帮助更是很自然很习惯的事情,不用动员,不用提醒,谁有困难大家一定会倾力相助毫不犹豫的。这些都是使我受益终身的好习惯、好传统。您说,我能没有八一情结吗?

  说到传统,我很怀念部队的一项老传统,就是上级关心下级,那个关心,不仅仅是说在嘴上的,而是实打实地落实到行动上的。不用说上级必须了解下级的家庭情况、个人经历、性格个性、思想动态,随时发现问题,及时帮助了。就是下级找朋友谈恋爱,上级也要十分关心。现在看来有点管的太宽,有侵犯他人隐私之嫌,但在当时却是很温暖人心的事情。再举一个例子,那时和首长出差,是我最喜欢的,而且官越大越好。为什么?跟着他们我可以省钱还吃得好。因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一起出差,虽然大家都拿一样的出差伙食补助(每天每人三角钱),但谁的级别高,吃饭谁掏钱。别误会,他们回去一分钱也多报销不了,因为根本就没有吃饭发票,财务上也没有吃饭报销这一个项目!因此,尽管每次都只是吃一些很便宜的家常饭菜,但回去一算账,我们准赚,首长准赔,时间越长赔的越多,呵呵!谁让他们工资比我们高,谁让他们是首长呢?哈哈!我有幸经常和“团首长”出差,每次都能省下好几块甚至十多块钱。有几次和我们的老首长一起出差,不但没花一分钱,还和他一样坐软卧、住套房,天天抽他的牡丹烟。回去时他给家里买的北京果脯,同样给我们每人一份,说是探家时带回去给老人尝尝!(稍等,我拿包纸巾)您说,我能没有军营情结吗?

  要说八一最令我开心的还是八一联欢和八一会餐。一般联欢是在八一前一天晚上,大部分时间都有地方剧团、歌舞团或者业余文工团来部队慰问演出,但不管是否有慰问演出,我们自己也都要准备自编自导的好多节目,在那天一起演出。当然,老传统,拉歌开场,大合唱结束。中间那就五花八门什么都有,京剧、豫剧、黄梅戏,独唱、合唱、表演唱,相声、快板、三句半,新疆舞、藏族舞。外带南亚的罐儿舞,……欢歌笑语,一直要闹到下半夜,然后大家带着满足和欢笑,难得的在没有熄灯号的催促中进入梦乡。

  会餐不多说了,怕您流口水!反正最后是首长面红耳赤,大家东倒西歪。嘻嘻!不好意思!

  您说,我能没有军人情结?!

  这个军人情结和那些“军人陋习”看来要陪伴我一辈子了,但是我喜欢,我自豪!

  在这个我们军人的节日里,请允许我这个没有穿过一天军装的军人,向我的全体在现役和已退役的首长和战友们,问一声节日好,向你们敬一个标准的军礼:

  为这个圣神的节日,我感到了自豪和兴奋。

上一篇:有关暗恋的散文 下一篇:秋的遐想优秀散文
[散文精选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