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香嫂抒情散文

2018-10-12 抒情散文

  月牙儿刚露出来的时候,袅袅炊烟已随晚风飘扬着。暮归的路上,村民三三两两的,有的扛着锄头,有的背着背篓,有的赶着牛羊,急匆匆地往家赶。还没走到村口,一缕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。不知不觉间,就加快了脚步。

  寻香而行,走进村里,远远就看见路边的“香嫂小吃店”。温馨整洁的店面给人一种诱人的亲和力,不由地想象香嫂是个啥样的女人?好奇心引得你走进香嫂小吃店。香嫂,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,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洋溢着热情,那张笑盈盈的脸上透着精明,那副柔弱的身姿藏着刚强的心。见识过香嫂厨艺的人,都会说那是家的味道和家的温暖。你瞧,她娴熟撑着一把大勺在灶台颠锅、翻炒,很有准头地将调料洒在菜肴上,西红柿炒蛋的色泽香甜,土豆炖牛肉的浑厚浓郁,剁椒拌黄瓜的香辣清脆,伴随着缭绕的炊烟……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佳肴,在她的创意中就“粉墨登场”了,一起迎接暮归的人们。

  早出晚归是农忙之际的耕耘劳作的习惯,也是先人们遗留下来的传统。天空刚刚鱼肚白,他们就出发了,日落西山才归家。

  香嫂的小吃店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,只能艰难地维持着。农村人,还得干农家活。为了生活,为了儿女读书,她没少受罪,但她觉得这是应该的,也是值得的。这就是天道酬勤吧。在香嫂的意识中,劳动带给她幸福和希望,忙碌带给她的是无限的快乐。

  清晨,天刚朦朦亮,香嫂就起床拾掇。她是这个村子里最早忙活的几人之一。趁着太阳还没出现在山坳就出发,拥簇着晨曦微风,汗珠润湿了秀发,渗透的衣衫远远看去,仿佛晨曦中一幅美丽的油画。只见她手持一把镰刀,背上背篓隔着篱笆弯着腰不停地忙活,割杂草、拾柴草、打猪草……

  生活的坎坷,累得不少,哭得也不少,不管岁月再艰苦,日子再简朴,见到香嫂时,她那张岁月打磨的脸,总是笑呵呵。她的乐观,影响着这里的每一个人。然而,额头的菊花,眼角的鱼尾纹,被岁月这个雕匠,毫不留情地刻在留她的脸上。一年又一年,时光像把梳子,在日子的梳理中,默默地把她一头青丝,染成霜白。

  香嫂值得骄傲。她有三个成器的儿女,一个会挣钱的丈夫,上天赋予她一双灵巧又勤劳的双手。两个女儿都不负她所望,一个做了医生,一个做了会计,儿子也不弱于两个姐姐的出息。而那双巧手,是她最骄傲的。因为“巧”而持家有道,因为“香”字而扬名乡里。 每逢农村的红白喜事,差不多都离不开她,整个厨房不但飘逸着菜香,更多的是她爽朗的笑声。这双巧手做出香喷喷的饭菜,总是宾主尽欢。 城里人到农村做客,吃着她做的饭菜,品尝农家特色佳肴时,总由衷地赞美“和城里的大厨相比,可谓各有千秋了啊。”

  香嫂会做生意,谈吐热情是她招揽顾客的法宝。各种当地的风土人情、传说故事,被她说得活灵活现。时常可以看到,她一边跟客人唠嗑,一边炒菜,当你感觉肚子饥肠辘辘的时候,几碟可口的菜品就上桌了。这个时候,她会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,坐在她的小店门口,趁空闲时间,喝着清茶。

  幸福总是洋溢在她的脸上,这时她也会想起女儿,会很自豪地聊聊远方的姑娘。她会告诉你,大女儿大学毕业在贵阳的建筑公司做财务工作。二女儿呢,医学院毕业后,在天津的一家三甲医院上班。丈夫是天津市人,两个姑娘各自都找到归宿,婚后的生活都幸福美满。女儿远嫁他乡,对于母亲而言,是永远的不舍和牵挂。纵有太多的不舍,孩子已经成家立业了,而自己的日子还要继续。

  香嫂,还是那个香嫂。无论春暖秋寒,当你从她家门前路过的时候,总有一股扑鼻的香味。路过的男人们,常常调侃地对她说“嫂,你煮的饭菜那么好吃?大概是因为你天生自带来的香吧。让我闻闻,你身上香不香?”她总会笑而不答,一脸的神秘样。

  有时也会见到她阴沉着脸想起过往。那都是从前的旧事了。那个时候,她经历了别人没有感受过的痛苦。她的弟弟,特别疼的弟弟,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走了。走的时候还没见到最后一面,也没有给她留一字半言,这也成了你一生的遗憾。从那事件发生以后,性格开朗的她就变了。每当想起这件往事,她那张笑起来像桃花绽放的脸,就一直阴沉着,在记忆的镜框里,关闭了所有开心。

  时间可以让人慢慢修复好伤痕,艰苦的日子也有熬到头的时候。

  现在的香嫂性格依然开朗,也已经不种庄稼了。她在村边的马路旁起了两层楼房,开起了小超市。在后院,种些瓜果蔬菜,日子过得有声有色,远嫁在外的两个女儿,也经常带着宝贝外孙回家来探亲。那久违的笑,甜甜脆脆的,就像阳光一样远远地从厨房飘过。

  那一双巧手腌制的风味萝卜,腊肉熏制得香味绵长,黄豆酱制作的醇香,格外诱人,常常勾起游子恋家的情愫,把女儿们引诱得往家跑一趟又一趟。

  俗话说,“夏至至长,冬至至短。”而秋天的夜不长也不短,总是一个梦接着一个梦,幸福的,美好的,梦没做完天就亮了。就在她翻身的时候,那张脸一直笑着,嘴里朦胧的呢喃细语,像在说笑,又像是在呼唤着远方的亲人。合作社成立以来,香嫂的老公,越显得忙了,早早晚晚,忙着搞运输,忙着收货,而香嫂镇静而淡定地做着自己的事,夜晚枕着美好的梦想安然入睡。还有那满山种植的瓜果,除了卖的,还留一些给远方的儿女们寄去。

  儿女的温馨,装扮着香嫂的梦……

  离家的孩子,总会涌出一些故土的念想。村子里的年轻人,过完春节就外出打工去了。留在村里的庄稼人默默地耕耘着沿途一湾的田地,种上高粱、玉米、黄金药材,不让良田荒芜。不管是劳作的家人,还是在外的游子,都念念不忘香嫂家飘出的香味。回忆着香嫂那菜肴的味道,那是家的暖流,那是亲人的期盼。香嫂的菜肴是家乡的眷恋,是守候的象征,是家乡人相亲相爱的代表。

  流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。月亮高高的悬挂在树梢上,满坡的高粱在风中摇曳,一阵阵笑声,伴着田野的蛙鸣,清清脆脆的。香嫂站在这窄长的公路上……

  家乡,越来越美了。香嫂,也越来越有味道了。

上一篇:就是宣泄抒情散文 下一篇:与情人书的抒情散文
[抒情散文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