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爱的承诺随笔:等你回来

2018-01-06 晓琼 散文随笔

  远在广东的发小打电话给我,说陈老太(她奶奶)肝癌晚期,病危,正在重庆A院抢救。她飞机晚点,一时赶不回来,让我替她先去顶着。她在电话那头,早已泣不成声,仿佛整个人被撕成了碎片。

  我立刻打车去医院,我和发小从小一起长大,熟知彼此家里的情况。看到当年一向精神抖擞的陈老太躺在病床上,羸弱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,眼睛紧闭,嘴唇翕动。我的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  “她在等羽菲(发小),她嘴里一直念着她的乳名,你能不能……?”伯父说着,一度哽咽。我点了点头,走到床前握住陈老太的手,轻轻唤了一声:“奶奶,我是羽菲……”屋内的人也附和着,试图让她相信我就是羽菲。没想到,陈老太虽然眼睛紧闭,但是她心里清楚,知道我不是羽菲。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嘴里却还在喃喃念着羽菲的名字。我伏在她的耳边说:“她已经上飞机了,再过三个小时,她就回来了!”

  她听见了我说的话,很欣慰。她似乎努力压抑着身体的疼痛,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屋内的人都哭了,一个劲儿地看手表,数着时间。那是漫长的三个小时,医生说,她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,让家属做好准备。

  离三个小时还差5分钟的时候,羽菲风尘仆仆地出现在病房里,她握着陈老太的手,陈老太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凝固了一抹笑在苦痛的脸上。心电监护仪那一排波浪线慢慢变成一条直线……周围的医生和护士都说:“太神奇了!”

  事后羽菲告诉我,说:“小时候,我和奶奶有个约定。奶奶,如果有一天,你要离去,一定要等我回来,无论多远,你都要等我回来才闭眼……”

  对啊,这世间哪有什么奇迹呢?那不过是一份的承诺,让她坚持着——等你回来!


  【本文作者: 安星。(公众号:安星有约)】

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
上一篇:伤感随笔致失恋的你:时光记得我爱过 下一篇:失恋的心情随笔:沉香手串
[散文随笔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