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写父亲的随笔:你,从不说爱,但是我一直明白

2018-01-06 晓琼 散文随笔

  上个星期,为一件小事和老爸起了争执,一时置气,我离家出走。

  一头扎进闺蜜小c 的避风港,约她一起逛街吃饭,我一个劲的抱怨,她也附和着,本来还聊得非常惬意。突然就谈到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

  小c说,她最后一次收到父亲的短信是在七年前,一个阳光暖和的下午,说:“丫头,你回来吧!爸爸你!”

  这样煽情又露骨的表达,印象中,是父亲第一次说。

  或许,他们50、60年代出生的人,习惯了以沉默的方式疼爱子女,又或许是习惯把爱藏在琐碎的絮絮叨叨中。而80、90年代出生的子女,尽管学识和见闻都高于他们,也会在爱情中甜言蜜语,却很少对自己的父母做过如此露骨的表白。

  小c终究是没有及时回复父亲的短信,也没有回个电话。甚至,还没有看完就迅速的删去——尽管她并不忙。

  而是耿耿于怀,因为父亲不同意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在一起,为了这一件事,他跟远在老家的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盛怒之下,父亲扇了小c一巴掌,说,“你要是敢和他一起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

  一时赌气,小c离家出走,怨气未消,暂时不想理会。

  就在第二天上午,她还和男友一起,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,带着无助的哭腔,语气中的伤悲令她陡然一惊,说“你爸今早走了”听到消息的瞬间,小c整个人都懵了,像是黑夜里跳闸的电灯,整个大脑是黑黢黢的一片。

  怎么可能?父亲才不到50岁,算账清楚,头脑灵活,身子骨一向健朗。这个生龙活虎,扬言要打断自己腿的男人,为家里遮风挡二十多年,而自己早已是恃宠而骄,怎么能说去就去呢?小c始终无法接受父亲骤然离世的残酷事实。

  后来,断断续续从母亲的口中得知,自从那天小c走后,父亲整日心神不宁,担心单纯的小c在外被人骗。鼓起勇气给小c发了一条短信,短信发出去后,父亲每天都抱着手机看,只要是手机一响,父亲总是连忙掏出来看。

  直到那天早上,父亲在工地上工作,手机突然响起,父亲心急,不慎从塔吊上摔了下来,硬生生的摔在了坚硬的石板上。当工友们送父亲去救护车上时,父亲的口中还吐着大口大口的鲜血,他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那个未成年的女儿……”小c说,他已经记不得父亲走后,她哭了多久,只是觉得天昏地暗,斗转星移,仿佛世间的万物都没了生机。

  果然,如父亲所料,她和男友并不合适,在经历一些事件过后,他们的感情还是无疾而终。她不知道父亲是有怎样的一双火眼金睛,竟然可以洞悉她们的感情,如此不堪一击。她开始后悔,当初没听父亲的话,让父亲就那么遗憾地离开了!

  我听了,情不自禁哭出声来,连忙安慰她说:“你爸爸会原谅你的,因为他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男人!”小c顿了顿,然后笑着点头,郑重其事地说:“是啊,他是我爸,他一定明白我的心事!”我也知道他弥留之际那句名没有说完的话——“我那个未成年的女儿……一定要好好的活着!”

  听完小c的故事,我掏出手机,给爸爸发了一条短信:爸,对不起,我爱你!

  突然,手机响了,是爸的号码,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语气十分平静地说:“这么晚了,还不回家!饭菜都凉了!”亲情从来没有隔夜仇,从那一刻开始,我发誓,不管何时何地,我都不会再和父亲发生争执。爱,是恒久的忍耐,遗憾,又何尝不是?所以,趁他还在的时候,好好爱他!


  【本文作者:安星。(公众号:安星有约)】

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
上一篇:爱的承诺随笔:等你回来 下一篇:伤感随笔致失恋的你:时光记得我爱过
[散文随笔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