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文章

时光里的人随笔:最初的美好,最怕被遗忘

2018-01-06 晓琼 散文随笔

  《百喻经》中有这样一则《妇人诈死》的故事。

  从前,有一个愚蠢的男人,而他却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,于是他倍感珍惜,夫妻俩也算相处融洽。

  她的妻子却不满足于这样平淡的生活,偷偷与其他男子交往,并且有了舍弃丈夫跟情人私奔的计划。于是她悄悄吩咐隔壁的老太婆,在她离去之后,买一具女尸放在家里,等其丈夫回来,就告诉其丈夫她已经死了。

  老太婆完全照做,并且计划很成功。丈夫看到妻子的尸体悲痛欲绝,后来,他火化了妻子的尸体,捡了几块尸骨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布囊中。

  后来,女人厌倦了和情人之间的生活,跑到丈夫身边,说了原委,丈夫却不肯相信,只是对她说:我的妻子已经死了。

  或许,在男人心中,他最好的妻子已经死了。即便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人,虽然是外表相似,但是他心中的妻子已经随着那具尸体的火化而陨灭了。也就是说,那种最初的美好,已经被时光覆盖了。

  我有一个同学,读书时我们一直相互欣赏。因为都好写作,每有新作,我们便会相互交流。他总是轻轻地接过我的文稿,眼睛一行一行慢慢地游移,小心翼翼用铅笔在纸上轻轻地画出他认为好的字句,他专注的样子,仿佛是在投身一项伟大的事业。

  那时候,他家里很穷,家住的又远,每次到学校都是一脚的泥。他总是拿一张小抹布站在洗手台下,轻轻的拧开水龙头,耐心地擦鞋。每次聚餐我们都去学校附近的小店,淡泊的点几个小菜,他一夹,我一口,或者聊天,又或者什么都不说。或许,当彼此的心靠近的时候,一切的外在都显得不那么重要。

  时光流转,我们也跟着俗常的日子一天天长大。后来,他找了一个有钱的女朋友。再后来,他有了很多钱。有一次聚餐,是在当地最豪华的酒店。他使劲为我夹菜,一边介绍菜名。我笑说,还是咱们学校附近的小餐馆有味道。他就哈哈大笑起来,说,那算什么东西,这一桌子的菜可是你不敢想的天文数字。那声音很大,响彻了整个房间。

  他的车子在送我回来的路上抛锚,他有些气急败坏,使劲踹了踹油门,一直按着刺耳的喇叭,一边爆粗口,那架势很是嚣张,丝毫不见当年的轻柔。

  他再也不是那个小心翼翼用铅笔在纸上轻轻地勾画的人了。

  如今,我们已经渐渐少了联系。我和他已经不在一个频率了,像是欠了一格的齿轮,不能享受严丝合缝的完满。偶尔忆及,也是从前那个他!

  或许,最初时光里的那种美好,才值得被铭记吧!


  【本文作者: 安星。(公众号:安星有约)】

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
上一篇:与爸爸的故事随笔:说说和爸爸的故事 下一篇:写父亲的随笔:你,从不说爱,但是我一直明白
[散文随笔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