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现代散文随笔

2018-09-10 散文随笔

  在鲁北地区,有一个500来口人的小村庄,这就是生我育我的家乡。这里有我的童年、我的朋友、我的父母、我的……

  在70年代的一个冬季,我来到了这个饥饿的世界。儿时的我极纯真。记得有一次,我随曾祖父在园子离为大队看瓜,甜瓜地里长着一个极大的甜瓜,我极想摘下来尝尝,可又想到曾祖父的叮嘱:“别在园子里随便拿东西,这不是咱的。”这时,想吃又不敢摘,不吃又舍不得,急得我哇哇大哭。这大概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到为难的事了。

  不久,我上学了。不知怎么,上学后我与另一个小伙伴总是考0分,我因此成了胡同里的嘲笑对象。我于是开始逃学,变得淘气了。在一个深秋,我们乡搞物资交流大会,有戏班子和杂技团的演出,热闹非凡。晚上,我们去看戏,可谁也没有钱。想爬墙进又见防守严密,只得扫兴而归。路上见有许多玉米秸堆在路旁,遂大搞破坏。将捆好的玉米秸点燃扔到榆树顶上,看着它在上面熊熊燃烧,直至烧尽。一连烧了五棵,方罢兴而归。(第二年春天这几株树也没发芽,想是死了)到家也睡不着,就讨论喝酒,最后决定有盲爷到代销处打酒,我们几人去自留菜园偷菜。此时白菜四边的.叶子以用绳围拢好,只需将手沿顶插入,一抠,整个菜心就出来了,只留十来片老叶展示于人。这夜我们玩到12点多方散。

  小时虽调皮,但自识字后,不知是何原因,总喜欢读书,大概是遗传的原因吧,家中只要识字的都喜欢读书。在他们的潜移默化下,我也有了这个癖好,并发展至今。还记得与曾祖父共读《三侠五义》时的情景,有时他想看我也想看,为此常常争执,最后商定每人看一天。可惜我上四年级时曾祖父去世了。至今眼前还常常浮现出曾祖父戴着老花镜在阳光下读书的身影。

【童年现代散文随笔】相关文章:

童年随想散文随笔08-25

小李木匠现代散文随笔08-25

不要错过现代散文随笔08-24

童年的记忆散文随笔09-01

我的秘密花园现代散文随笔08-27

童年泳事的散文随笔08-28

渐行渐远的童年的散文随笔08-31

年味浓浓的童年记忆散文随笔08-31

散文随笔10-13

幸福,从来都不张扬散文随笔 拉上女儿逛菊展散文随笔